2014年厦门市第二期教育科研专题培训成功举行
发表人/单位: 段艳霞 发表日期: 2015-04-01 [ 字体显示: ]

 

让我们一起做行动研究

----2014年厦门市第二期教育科研专题培训成功举行

 

2014115日,“让我们一起做行动研究----2014年厦门市第二期教育科研专题培训在厦门外国语学校高中部举行。本次培训活动由厦门市教育科研规划领导小组办公室主办, 厦门外国语学校承办,厦门市海沧区教师进修学校、厦门市集美区教师进修学校协办。海沧区、集美区近年来承担教育部、省级、市级教育科研课题负责人及市教科院教科室全体人员共120余人参与了本次培训。

本次培训的主题是“让我们一起做行动研究”。可以说,行动研究对我们一线做课题研究的老师来说,是“既熟悉又陌生”。在每年的市级教育科研课题开题、中期检查交流中,我们几乎在每一个老师的课题研究方案中都可以看到使用“行动研究“方法,但在实际研究中却往往是只有”行动“而无”研究“。行动研究是一种研究范式还是一种具体的研究方法?行动研究的本质是什么?科学的行动研究应该是怎么样的?于是, 带着这些问题,我们专门邀请首都师范大学杨朝晖教授来为大家系统地讲述行动研究。

 本次培训方式采用参与式培训,培训过程中注重调动被培训者的全程参与思考。在上午的培训中,杨朝晖教授的报告从行动研究是什么、行动研究的本质、类别、历史渊源、真实的行动研究案例、行动研究与正规研究的区别、行动研究的关键点、难点和薄弱点等为大家进行了系统而丰富的讲解,并用她参与过的真实的行动研究案例为大家呈现如何做科学的行动研究的范例。在下午的培训中,杨教授重点用一个案例和一个《超级育儿师》的视频让大家现场学会如何从纷繁复杂的现象中找到真正的研究问题。

杨教授认为,行动研究就是“为行动而研究”、    对行动的研究 “在行动中研究,其本质是一种理性的革新过程,这个过程的目的在于通过理性研究进行问题解决使某一个人或某一团体自己的、而非他人的实践得以改善,实现实践改进的螺旋式上升。行动研究从殿堂上走下来是否就意味着对“殿堂”的藐视呢?不是的。“在研究状态下工作”或者用叙事研究的范式让教师走进研究,这只是行动研究的初期阶段。随着教师专业能力的不断提升,我们的教师最终还是要“登堂入室”,进入教育科学研究的“殿堂”,成为真正的研究者。科学的行动研究的循环是:发现问题(现象)——分析问题——形成针对策略——制定行动计划——开始行动探索——不断反思观察——总结成败,提升新知——固化行为——开始新的螺旋。要求我们做到几点:(1)从问题出发,沿问题行走;(2)与策略相伴,与反思同行;(3)凭证据说话,以新识上升;(4)从下而上归纳,大环小环相连;(5)多种策略并举,多种方法运用。她认为行动研究的关键点是反思、总结难点是聚焦问题、问题分析、提炼新知;薄弱点是制定周密计划、收集证据意识、固化行为。

在本次培训,我们还现场调查了老师们参与培训的收获和建议,仅列举几位老师的反馈内容:

1:下午的《超级育儿师》案例非常精彩,教授与我们进行了有效的互动、分析,真实体验学会从纷乱饿现象中学会剥离问题,进行理性聚焦,从经历汇总发现和研究问题,真正认识了行动研究法。建议:多一些类似本次培训的讲座(参与式研讨).

2:收获颇多,受到不少启发。我的课题刚起步,这是一场及时雨,便听便联系课题实施,重新理清思路。也明白课题似乎没那么难,也不再敬畏,说真的,对接下来的课题实施蛮有信心。建议:多举办这样理论+案例分析+互动的讲座。定期对课题主持人量身定做的培训。

3:对行动研究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鉴定了我进行反思性研究的信心;象今天这样办培训我认识是很有必要的。一线教师对于做课题存在很大的困难。我们发现了学生很多现象,但我们缺乏透过现象去找问题的本质,对于如何进一步开展研究,很多老师都很茫然,希望多进行这样的培训,引导教师怎样一步步做课题,一线教师缺乏有经验者的提点。

在本次教育科研专题培训,通过杨教授的细致而又富有逻辑的讲述、案例澄清,老师们不仅对行动研究有了一个比较清晰和系统地了解,而且中间也贯穿着如何做文献综述、叙事研究、案例研究、调查研究等其他常用的教育科研方法。我们希望培训的参与者能成为行动研究的“种子教师”,将科学的行动研究传播给身边更多的需要教育科研指导的“新手老师”们。

 

:教育科研专题培训中的图片

1:首都师范大学杨朝晖教授在培训中;

2:首都师范大学杨朝晖教授在培训中与老师们互动

3:市教科院教科室高思刚主任在主持;

4:教育科研培训会场现场;

 5: 培训后部分老师与杨教授合影;